2kml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起成爲最好的自己讀書-wglgl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之后两人便回到了宿舍,稍坐了一会儿,也算是跟另外两人打了个招呼,许多多就出去找金焕和谭鹏鹏一起吃饭了,不过这次吃饭还又多了两个人,就是袁雯和她的哥哥袁望了。
其中作为中间最弱的一个谭鹏鹏,自然是抱紧了许多多的大腿,求保护求庇佑,从头到尾,只说,“许多多在哪他就在哪,他就跟定许多多了”。
对于不了解这边情况的袁雯袁望两兄妹,自然是看着谭鹏鹏眼光就有些怪异了,一个男生居然想靠女生保护,对此谭鹏鹏表示,那是你们不懂我们许姐的实力,那绝对是带飞的大神级别。
所以当许多多遇到好心的袁家兄妹问,需不需要帮忙时,只是笑了笑说,没关系!
反正她中午就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了,谭鹏鹏这个牛皮糖一样的人,怎么会放弃继续跟着她,再说谁让她确实是挺有实力呢?
血涅大劫 拼帆人
想低调,但是实力不允许啊!这就是差不多许多多现在的写照了。
吃完饭,几人稍坐聊了一下后面的考核相关事情,其实后面具体考核内容根本还没有公开,所以暂定的许多多几人先商量了几个常用的军中暗号,和他们自己认为需要的几个暗号,就像是学习时候的互帮互助小组,也算是给自己的考核多加上一道防线。
对此意外加入到其中的袁雯和袁望十分惊喜,他们瞒着父亲出来参加考核,过来之后就发现这里的很多人都远比他们要厉害的多,不免就有些心中缀缀,此时多了三个伙伴,看起来也是挺靠谱的,心中也是安定了很多。
难得的这次教官只是在下午饭后,七点钟检查了所有宿舍的卫生以及各人私人物品,除了必须留下的几件衣服之外,其余都一贯没收暂为保管,当然也包括所有人的手机。
许多多其实这次来参加考核,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家里和唐元他们说的,而且她以为考核就是过来类似考试一般,应该是非常快的。
但是眼瞅着又是打扫宿舍,又是发衣服的各种情况,估计一两天是根本完不了了,这也就意味着她必须要跟家里和唐元他们交代一声,不然周末要是还没结束,到时候他们联系不到自己肯定会担心。
时间越发接近的时候,许多多决定直接在相信相爱一家人群里直接公布这个消息,这样就省略了她要挨个说,或者说挨个解释的事情。
C市军区大院中,唐家和许家两家人相对而坐,同时手机响了一声。与此同时青叶大学学生宿舍中,唐元也正琢磨着晚上八点是他和多多的通话时间,现在已经七点了,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正拿着手机犹豫要不要发条信息问问,就看到相信相爱一家人大群中一条来自多多的消息更新。
同时的,所有人一起点开了手机,就看到,“各位亲爱的家人们,本人今天起需要关闭手机封闭考核几天,至于结束时间待定,所以特此通知大家一下,希望众家人们能够不要担心….且祝大家吃嘛嘛香,笑口常开,不要太想我哦!”。
许爷爷当即一条消息,“是飞鹰特战队的选拔吗?”,我天啊!爷爷,这不是机密吗?您就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真的好吗?
只是许多多现在自己还是两眼一懵逼呢?人家教官根本还没有告诉他们这次选拔的是什么啊!不过许多多有一个暗暗的小想法,她觉得可能就是自家爷爷说的这个没错了,只是她没有证据。
所以只能答,“不知道,并没有通知我是什么考核,不过还是大半年前那个军训教官之前说过的那个,爷爷你懂的”。
许多多说到这儿,许老爷子就心里有数了,只是他近些年确实越发的不管事了,所以竟也没有人告诉他,自己孙女也去参加了这个考核。心中却还是为孙女觉得骄傲道,“恩恩!多多是最棒哒!爷爷相信你一定可以通过考核的”,这是他最近跟外面下棋的老头学会的,听说是什么新型的网络用语,年轻人都喜欢用这个,虽然有些羞耻,但是许爷爷对于他最最最可爱的宝贝孙女,从来都是不吝啬于夸奖的。
下面才有人摸清楚整件事情,许嘉开口了,“宝贝女儿,那边考核会不会很辛苦,要是实在受不了,咱就回来,在哪当兵不是当,我女儿不管做什么都是最好的”,无脑女儿吹许爸爸,他年轻是最讨厌别人提起他的身家背景的,也根本不屑于别人每次说他都是,哦!这是许建坤将军的儿子啊!
所以在职业规划中,他永远的抹除了当兵这一选项,就是年少气盛的觉得不想活在他父亲的庇护之下,也不想得到什么所谓的扶持,他自信只靠自己,同样可以做到,且可以比父亲当年做的更好。
这并不是说许嘉就不崇拜或者讨厌他父亲,相反的从小听过太多关于父亲曾经的英勇事迹,所以他同样觉得是很伟大。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爸爸,因为忙于打仗和事业,他常年不在家,许嘉更多则是受到妈妈蒋琴的影响,所以他崇拜敬重父亲,但是他却更不想成为父亲这样的人。
选择了从政他也从未后悔过,只是一步步靠着自己走到今天,只有他自己明白他是怎么过来的,也深深觉得他陪伴女儿的时间不够多。所以他自己同样经历过了,也理解了以前父亲的一些行为,时至如今家里又是这么一个宝贝女孩,自然是想娇着宠着,不想她受到一点挫折,为此他并不介意使用一些他们阶级的特权,毕竟他们家付出了几代辛苦得来的,为的也不就是让自己的下一代可以过得好吗?
大唐聖國傳 唐龍
只是奈何他女儿却是个不领情的,许多多高冷的打断她爸爸,“爸爸!我已经成年了,我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的,您还是不要脑补太多了”,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现在工作不像以前一样忙碌了,许多多近两年越发发现爸爸的幼稚了,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一些完全不可能的东西。
然后就看到妈妈阮情发话了,“多多别理你爸爸,他现在更年期,看什么都喜欢想东想西,女儿你要照顾好自己,大家都很担心你”。
随后许奶奶、唐奶奶、唐磊、杨云,唐爷爷纷纷也是下场,长辈们显然已经很适应许多多会做的选择和决定,基本都是关心和祝贺的言语,许多多一一也是礼貌回复。
直到最后,唐爷爷都发完话了,却还不见唐元的消息,亲妈杨云都看不去了,还想不想要媳妇了,没看到那边岳父岳母和长辈都在呢?杨云亲自在群里@了她儿子,“糖糖怎么不说话,等会多多就要上缴手机了,不说就没时间了哦”。
然后就看到唐元回复了一句,“多多,看私聊”,众人顿时明了,得了,人家一对儿小人家这是不想让他们看见呢?
與狼共舞:天價老公求上位
许多多当然也是非常关心等着唐元回复的,看见消息当即切换道两人的私聊中,就看到唐元之前发的一句,“现在还有空打电话吗?打字太慢了”,可能是因为顾及着许多多刚刚还在和家里人说话,所以只是这样试探的话语。
许多多当即就给唐元拨了过去,那边唐元握着手机也是心里缩紧,他的直觉告诉他,多多这一次的考核之后,怕就是要离他更加远了啊!
本以为早就做好的心里准备,但是没想到却是这么早就来临了。
所以许多多握着手机,却听不到任何那边声音,有些着急的呼唤“糖糖,糖糖,糖糖”,三声后,唐元只发出一声叹息,勉强的维持住自己的声音不让她听出一点异样,只轻柔的问,“多多,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吗?”。
明明只是轻柔的,一点没有责备的话语,许多多却倏尔明白了什么,眼眶有些湿热起来,同样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许多多轻松的回答,“恩!我早就做好了决定”,只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告诉你。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许多多自是有些明白唐元对于她的依赖有多深,以前整天在一个学校也就罢了,放学还是住在同一个大院,好像怎么样都没差,所以她只觉得一切都是正常的。
之前的短暂分离,唐元表现的虽然足够明显,但是许多多那时候根本没开窍也没多想过。也就是近几个月,每个周六放学,他总是准时的守在学校门外,每次周一开学,他总是努力地用尽各种方式缠着她,就为了让她多陪他一晚。
宿舍的室友都说,“你未婚夫是不是特别粘你啊!感觉每次看你的眼神都是缠绵和思念,好像时时刻刻就跟离不开你一样”,是吗?许多多真的不知道。
所以下意识的之后见面时,她每每都变得更关注他的一点一滴,然后就发现,即使她在他的身边,他的眼神却仍是含着一些思念,室友竟看到的是真的。这是为什么呢?许多多百思不得其解,又担心是不是唐元以前的轻微抑郁是不是没有好,于是找心理医生问了下,然后医生告诉她,那是一个人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可能正是因为知道你总会有离开的时候。
这种情况建议家人和爱人要多多陪在他身边,关心他,爱护他,只要给他足够的安全感,就会很好的改善这类情况了。
但是这一次,她又要自私的远航了,为了自己的梦想。有时候许多多也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就像唐元期待的那样,就留在他身边呢?
无数次的思考过后,她得出一个结论,如果那样的话,那她就不会是她了。许多多都不是原来的许多多了,唐元还会那样的爱她吗?而不管唐元的答案是什么,许多多都不会让自己就那样失去自我,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般按部就班活着。
雲馨微露沐暖陽
许多多的人生应该是精彩的,这一定也是所有爱她的家人和爱人所想看到的,这一点许多多非常确信。
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但是当真正面临这个当口,许多多还是会不免有些心疼和愧疚,“糖糖,你要乖乖的。然后也要努力学习,然后成为那个本该成为的优秀的自己,知不知道”。
最后唐元只能软弱的最后点头,“恩恩,我听话,多多你也要注意安全,然后成为那个最好的你,我们都一起加油!”。
都市小保安 我本风流
“一起加油!”
最终电话在教官进门的前一秒被许多多掐断,挂断前许多多还不忘再最后给他一个亲亲,“mua,糖糖,我会想你的”。
唐元只能看着黑黑的挂断提示的屏幕,同样小声回答,“我也想你,多多”。
检查完所有的宿舍,许多多全宿舍算是有惊无险的全部通过。然后这一天难得的教官非常有良心的没有再给大家制造什么特别的项目演练,对于现在没有手机的年轻人们来说,他们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毕竟上午站军姿听晨会,然后又是几公里的负重越野,下午又一直打扫卫生各种,正常人都要乐坏了。
而因为时间和空间限制,许多多也没办法进行晚间训练,所以跟室友一样早早地钻了被窝。起初另外两个女生倒还想和许多多还有袁雯再搭聊几句,奈何许多多和袁雯都已经了解了两人的性格,根本不怎么回答。
宿舍有其他人在,许多多和袁雯自然也不好再聊一些比较隐私的话题,所以也只是仅仅说了明天起床然后集合要快一点,不能像今天一样被罚之类的话题之后,捂着被子竟然就真的睡着了。
第二天凌晨六点,嘹亮的起床号声响起,所有人吸引昨天的教训,终于是显露了她们为什么能被选拔进来的能力。
这次大家着装完全统一,所以也不存在昨天的凌乱感和分界线。果然几位教官都挺满意,然后每个人说了几句话,简略的介绍了自己的来路和将要负责的科目,也算是在场的所有人提了个醒。下一步就是拉着所有人上车,将大家拉到一个看起来很简陋的训练场。
重生之以老服人 猛兽
“接下来两天,这里就是你们所有人的训练场了。记住从进入这个考核地的第一分钟,你们每个人的每个行为,都已经开始进入考核评测之中,所以劝你们不要想着教官不看,就可以偷懒或者做奸耍滑什么的。只要被抓到一次,那你们也就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这次是一位许多多之前不认识的教官说话,刚刚他自我介绍过叫武阳,原来是野战特训队的队长,脾气非常火爆。
果然声音如擂鼓,震的这里所有人都是有些耳朵麻麻的,一个个回答收到时口号都是非常响亮,显然是不想再被其声音荼毒了。
同时也有少数的,如谭鹏鹏一类的,也是心里有些打鼓,真怕混子没当好被这人抓住,一拳会不会捏爆他们狗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