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7soe好看的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第863章 王分享-49d27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拉沙。
通海都督府称为元江坝,拉沙直译为罗盘甸。
淩武蒼穹 雨逍姚
当初和蛮南迁,渡过元江(红河上游河段)来到元江坝子时,这里还是一片无人居住,人迹罕至的原始大森林。
和蛮一眼相中了两岸地势平坦、水草丰美的元江坝,于是停下脚步,开始开拓这片土地。
和蛮语,罗盘即是一马平川的大江大河流淌的地方。
安顿下来后,和蛮在元江坝迅速繁衍,并逐渐向南面扩张,哀牢山两岸,东到元江,西到澜沧江,李仙江两面遍及和蛮诸部,甚至孟氏一支还一路越过元江,扩张到了侬人河畔。
不过一直以来,元江坝子的和蛮大寨,却始终是和蛮人的中心。以元江寨为中心,和蛮人建立起了罗盘和尼部落联盟,元江寨主便是罗盘主,为联盟领袖,而分布于后世元江、墨江、景部、绿春、红河、金平、江城、宁洱、西双版纳、普洱、澜沧等许多地方的诸部,则共尊元江罗盘主为领袖,又各自管理自己的部落。
他们以农业种植为主,精于梯田,同时兼营狩猎,渐渐形成了一个控制面积达到三万多平方公里的部落王国。
侬金虎带领着族人,随着孟谷悮一路退到了拉沙大寨。
在这座拥有数千户和尼人的大寨里,总算暂时得到安稳。
东临元江大河,西倚哀牢群山,一片山间坝子平原得天独厚,拥有山河天险。
磨刀河谷,漫漾沟边,侬三娘在此安葬儿子。
装着长子骨灰的坛子放入棺中,棺里用一具木雕代替儿子尸体,侬三娘还为儿子穿上了句町王的王袍王冠,把一柄金错银青铜剑和他生前用过的斩马大刀一起放入棺中下葬。
捧起泥土撒在棺上,侬金虎脸若冰霜。
現代王妃PK嗜血帝王 彐小差
泪早已流干。
大鬼主孟谷恪戴上鬼面具,披上鬼袍,在坟前跳舞祭祀。
“哈尼-麻如-那欧竜,阿纽-麻勒-千嘎保····”
和尼人将不再逃亡了,要留下来繁衍生息,要留下来战斗到底,誓死守卫自己的家园。蒲尼人被拉沙巴玛阻挡在水的对岸,永远也无法再侵犯我们!
孟谷悮做法半天。
“三娘,蒲尼人不会来了,大江会阻拦他们,而且我已经于沿途各地埋下了白牛头、白牛脚、白牛骨等,蒲尼人若是敢跟着过来,便会受到诅咒而得瘟疫而亡。”
句町也崇拜鬼神。
但侬金虎站在儿子的墓前,却并不信这些。
唐人既然能够从中原一直杀到句町,那一条元江也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也许要不了多久,唐军就会跨过元江再追杀过来。
罗盘主认为元江坝子有天险,又是和尼大寨,兵强马壮,但曾经统领过句町九部,甚至还成功重返过左右溪垌蛮的侬金虎,却没那么乐观。
除非所有的和尼部落都联合起来,但这几乎不太可能。
罗盘甸的都大鬼主肯接纳他们,也并不全凭着宗族血脉之情,而是也看上了他们带来的近十万人马。
这么多人口,任何一个部落都会心动。
“孟鬼主,唐军一定会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元江阻拦不了他们,你也见识过唐人的水师,他们的船可以畅行于元江之上,可我们这些世代居住于两岸的部落,却只会些小舟小船,凭这些小船我们根本拦不住他们的战舰······”
平行时空的遐想
这是一个令人沉重的话题,孟谷悮并不想深入,但心里也承认这是个事实,唐人早晚会来。
“秦琅如今在元江对岸新设了一个通海都督府,南抵元江,北抵南盘江,硬生生的从爨氏嘴里拔了一颗牙,难道爨氏就能允许?我以为,唐人必然会和爨氏反目,也许等他们一打起来,我们就有机会了。”
孟谷悮很关注对岸的形势,爨氏衰弱不假,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道爨氏诸支就这般无能了,眼睁睁的看着唐人一步步的蚕食吞并他们的地盘无动于衷?
唐人要在味县设南宁都督府,在昆明设昆州都督府,现在还在札麓湖设通海都督府,爨氏真的就能容许?
唐人步步紧逼,总会触碰到爨氏的底线,最终肯定会有爨氏子弟站起来振臂高呼,到时整个滇地只怕都要风起云涌。
那个时候,唐人会陷入爨氏的反叛之中,又哪还有能力渡江南下?
侬金虎却只是摇了摇头。
“如今的爨氏,没有一个有出息的了,尤其是那个爨弘达,在长安做了多年奴隶,早就膝盖都跪软了,爨氏平时对我们诸蛮是做威做福,但对唐人的时候,膝盖却是软的,这些草包,根本不敢反唐人,就算有个把反的,也成不了气候的,指望不了他们。”
孟谷悮摘下了脸上的鬼面具,望着这位后辈,“三娘怕了?”
邪道笑魔
侬三娘扭头离开儿子墓地,脸上是苦涩,“以前我不曾怕过唐人,可经历了这次惨败之后,才让我明白唐人的强大,我们与他们相差太大了。”
“你怕了,退缩了?”
“不,我明白了他们的强大,但并不表示我会屈服,恰相反,惨败之后,只是更坚定了我的不屈斗志。只是也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我们不能再如以前那般蛮干了,那样的话,根本对付不了唐人。”
“你有什么打算?”
侬三娘望着头发花白的孟谷悮。
“要想打败唐人,我们首先得联合起来,可是眼下罗甸主的态度让人失望,他是一个老迈昏庸,却又贪婪的人。你知道他昨天召我见面说了什么吗?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不死的,居然还想纳我为妾,他真打的好算盘,想吞了我的部落人马,还想收了我的人。”
孟谷悮没说话,他相应她。他的妻子是侬三娘丈夫的姐姐,两家本就是世代姻亲。再说了,当年孟氏也是从元江坝子被逼出走的,寨子里各支系明争暗斗向来严重。
“不要理睬他,谅他也不敢乱来。”
侬三娘长叹一声,“可我们难道就只想着苛活世上吗?我们难道就不想复仇血恨,就不想着重返故地,甚至建立一番真正的功业?”
“姐夫,我有一个提议,我愿意率句町诸部助你为罗盘王。”
寻找真相
一句罗盘王让孟吴恪愣了一下。
“姐夫,请相信我,我们若是不先发制人,罗盘寨早晚会对我们下手的,别以为只有那老不死的昏庸了,你看看他那些儿孙,一个个都贪婪不已,却又自负无能。”
“你来做罗盘主,甚至建立罗盘国,做罗盘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联合和尼诸部,依托元江建立一条真正的防线,而不是等到哪天唐人在对岸站稳脚后,再从容渡江南下,那个时候,我们能靠谁,难道靠那老不死的,和他那些无能的儿孙们?”
“三娘,我们毕竟是客,罗盘寨收容了我们,于我们有恩!”孟谷悮道。
侬三娘望着这个老男人,在关键时候,义无反顾的率部前来增援,最后被连累的带着全族背井离乡的逃窜,这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也正因此,让侬三娘对他完全信任。
“这个恩情我不会忘,可我们不能因为这,就最后让我们这十万人,甚至更多的和尼等部落兄弟们置于险地,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相信我,咱们先发制人,要拿下罗盘寨并不难,杀了那老不死的一家,剩下的也不会都反对你来做都大鬼主,到时我们拥你为王,你授封各部首领为诸侯,咱们联合起来,训练兵马,准备钱粮,打造船只,建立江防。”
孟谷悮犹豫了许久,最终有些意动。
“我孟氏部人少兵寡,真要起事,也当推三娘你为首领。”
侬三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愿率句町部全力助你为王,这个罗盘王只有你来当,你是和尼人,我是句町人,不是一个部落的,我如何能号令的了和尼诸部呢。假如有一天,我们能够成功击退唐人,我就有一个请求,希望到时姐夫你能发兵助我打回江对岸去,我要重返家园,要重建句町国。”
侬三娘甚至直接提议到时便以元江为界,江西岸为罗盘国,江东岸为句町国,两国世代友好,和尼人与僚人守望相助。
孟谷悮被侬三娘说的心动了。
孟氏和蛮的鬼主,与罗盘甸大鬼主,当然都远远不及一个罗盘国王来的诱人。
“如果真要做,那就得从长计议,仔细谋划,容不得有半点差错,否则你我两族这十万人口,到时可就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个我自然晓得。”
月下鬼吹灯1:羊皮古卷
······
杞麓湖边,通海。
别怕,总裁! 烙胤
通海城还只是一个雏形,秦琅规划了一座通海城,又在旁边规划了一座更小点的通海军堡。
堡虽小,却易于防御屯守。
而城稍大,便于容纳更多居民,建立市集、学校、仓库等。
一城一堡隔河相邻,同时开工建筑,许多战俘在鞭子监督下干活。
马蹄如雷,烟尘四起。
被秦琅向朝廷表奏为检校通海都督,但还没得到正式任命的程处默一身尘土回来,在他身后的骑士们长矛上,插着一颗颗首级,而在队伍后面,跟着长长一串的俘虏队伍。
程处默来到秦琅面前翻身跳下马,抹了把脸上的尘土,不顾嘴唇上干裂的口子,“百里奔袭,那敢不尊卫公征召,还胆敢派人抢劫军粮的寨子破了,酋长和他的战士都已经被砍下首级,插在了长矛上,其余人等也尽被我等俘虏回来了。”
张超也一身尘土的下马,“直娘贼的,那么嚣张,还以为长了三头六臂呢,结果我们一到,还敢出寨来战,直娘贼的,被我一箭射杀,一命呜呼了,真是草包,早知道是这种货色,我都懒得跑这一趟,颠的我屁股都痛了!”
秦琅看了看那群面带惶恐疲惫不安的俘虏们,并没有多少同情之色,“修城的人手倒是又增添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