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6iz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明尊-第九章靈植消息,擡手殺人,釣就硬釣展示-3048v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李家老大拿着眼角去瞄人,扫过了旁边的风闲子和何七郎一眼。
他们今日来,只是探探水。
莫看他们如今这般嚣张,这背后还有一整套的话术,若是此人和旁得修士表现出了什么不同寻常的能耐来,他们也可以借坡下驴,通过自污、话术等手段,把先前的事情都给揭过去。
看到钱晨只是淡淡一笑,对之前的话并不理会,李家老大心中便有了些底。
这师徒两人他也知道底细,乃是此地的散修,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来历。
因此只是扫了两人一眼,便语气阴测测道:“风闲子,你与此地主人是什么关系,做得了主吗?”
风闲子平静道:“有些交情!”
李家老大面色一沉,不阴不阳的笑着,眼里透着一股凶光,他深深看了风闲子一眼,身上的赤炎煞气滚滚如火焰一般,在他身上飞舞如火光,看上去倒是煊赫不凡。
那煞气威压朝着风闲子压去。钱晨在旁边看的分明,此人分明是想要凭借着这般姿态,警告风闲子师徒不要插手,甚至有分化两人的意味。
如此,无论是钱晨还是风闲子,只要有人稍稍退缩,他便能趁机将压力集中在钱晨身上来。
但钱晨心里清楚着,风闲子来历并非寻常,乃是一位身受重伤,金丹都要瓦解的结丹修士。凭着李家兄弟两个站在人家面前摆出这幅姿态,想吓走谁呢?
当即微微咳嗽一声,直截了当道:“二位所来何事?”
风闲子神情微动,看了钱晨一眼,了然不再言语。
而看到风闲子沉默的两人还以为自己这番算计起了作用,吓退了风闲子,便由李家老二出来做好人,走上前去,随意做了一个四方揖,挂着敷衍的笑意道:“听闻钱道友出重金收购珍贵灵植的消息,我们兄弟久在海外,倒是有些门道。花了不少功夫弄到了你要的消息。今日便是来取赏格的!”
“哦?”钱晨倒是有些意外,真个有了一些兴趣。
本以为这两人是来逗个乐子的,正考虑着用个什么手法,从他们两人身上榨出三两油来,结果两人却提到了他真正关心的事上。
“请讲!”钱晨招来两团云气,请两人坐下。
李家兄弟二人只是看了那团云气一眼,并不坐下,相互对视,看到彼此眼中都藏着一丝冷笑。
两人站定了一个方位,乃是他们算定此岛礁上禁制最为薄弱之处,怎么可能不明不白的坐到人家布置的手段上?
李家老大冷哼一声道:“我们兄弟花费了好大代价,才打听到玄鹤岛上有一株千年云烟木,此木足有近万年的火候了!一树烟华纷纷扬扬,如云似雾,乃是灵木凝结清灵之精而成,在树下吐纳,不染尘浊,炼成的法力极其精纯。”
“这般灵植珍贵至极,整个海外都没有多少灵植能够相比,难道还不值你的赏格?”
极道之七星劫
钱晨身后的何七郎冷笑一声,道:“那株云烟木乃是清羽门的镇门至宝,海外谁人不知?此灵木乃是清羽门的命脉一般,谁动了!云鹤真人都是要和他拼命的。而清羽门只是阴神大修士便有三人,你提这个!是何居心?“
清羽门养鹤为生,所修的《含丹星曜诀》《凝紫烟华法》《腾光蹑景超光法》,无不要与灵鹤合修!
那株云烟木更是清羽门豢养的霜翎鹤,有促进鹤卵孵化,梳理幼鹤资质之用。清羽门的修士,有一半的修为都在其本命灵鹤之上,其最高的功果也是乘鹤飞升!
因此对门内那一株云烟树,重视无比,若是有人打了它的主意,只怕要招惹来这一门的倾力反击!
风闲子知道钱晨不清楚海外的修行典故,便传音向他解释道。
但钱晨所想的,却和他意料的不同。
“原来是有主之物?那便要麻烦许多了!虽然那清羽门不过只有三位阴神修士坐镇,但毕竟我也做不出来这般硬抢的事……”
“而且听这清羽门素无恶迹,只是一意清修的门派,也没法施展我对付金沙门的手段。这般有特殊作用的灵植,想要换来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唉!若是个魔道门派就好了!”
心中闪过这般不良的念头,钱晨抬头看了李家兄弟一眼,心中又感慨道:“或是这海外人人都如他们一般也好啊!”
李家兄弟被他这古怪的神色,看的身上隐隐发寒。
李家老大突然眉头一拧,道:“怎么?你准备食言?”
钱晨理了理思绪,将心中浮起的某些念头压下。
虽然这云烟木本质特异,凝云精,化清灵,颇合道门的路数,甚至这短短数个呼吸之间,他便已经想到了几种适合此灵根的法宝禁制。
但此物要弄到手的麻烦太多,代价太大,说不定还要特地为清羽门炼制一枚五转以上的丹药,因此无论多合钱晨的眼缘,也只能将这株灵根的位置排到最后去!
钱晨当然不准备食言,看了金银童子一眼,两个童子虽然犹在生气,却也不敢违逆钱晨的意思,它们返回洞府之中,不一会,便托着满满一盘的日月凝气丹出来。
钱晨一看便知这两个童子也跟着耳道神长了心眼,这是故意卖弄家底,引起这两人的贪欲呢!如此作为,是生怕两人不死啊!
金童子在盘子里数了五十个,装入玉瓶之中递给钱晨。
钱晨随手丢给李家兄弟,道:“虽是人尽皆知的消息,但既然此前我未曾听闻,那么该给你们的赏格也就不变!”
武神劫 难忘今宵
李家老大看着老二接过玉瓶,刚想要翻脸,这一盘一盘端出来的丹药,能有什么好货?岂料李家老二打开玉瓶,凑在鼻端前闻了一口,只感觉一股精粹的灵气,浸入体内,散入四肢百骸。他微微运转真气,便感觉修为增进了微不足道的一丝。
意识到钱晨给的灵丹不是寻常货色,李家老二神色大变,嘴唇微动,传音给了李家老大。
李家老大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沉吟片刻,突然转了态度,藏起自己的无赖作风,拱手笑道:“敞亮!我这里还有几株灵植的消息,不知钱道友还收不收?”
“收!”
钱晨端坐云床,拿起金银童子奉上的茶盏抿了一口道:“为什么不收?”
何七郎微微焦急,在钱晨耳旁传音道:“先生且勿放纵此等人物,这些人欺软怕硬,先生如以前那般显露手段,他们自会退去。若是先生抱着息事宁人之心……只怕会无休无止!”
“怕什么?”钱晨回到:“我正愁事情闹的还不够大呢!”
于是李家老大便又说了几个灵植的下落,他紧紧盯着钱晨,似乎想要从钱晨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鲲灵岛有一棵蜃楼树,据说能开辟一处似真似幻的世界!”
“……无尘岛有一株摄空草,服之能修成清灵之体,身躯轻灵,可以不借助任何法器法术飞天浮空!”
“……空海寺据说中了一棵降龙木……”
“……四海商会前些年重金购得了一棵劫阳藤……”
“……长明派有一株葫芦灵根,据说是天界落下的葫芦子所生……
李家兄弟两人不愧是多年的劫修,绞尽脑汁之下,到真说了不少风闲子师徒都不知道的灵植线索。当然,他们知道的灵植,无不都是有主之物,甚至这些主人的来历都非同小可,才不需要隐瞒自己怀揣重宝的消息。
“……神霄派有一片雷击桃林,甚至还养着几丛已经成熟的金雷竹!”
“……少清剑派的山门内有一棵青华神木!”
钱晨听到这里,不禁抬头,好家伙!连少清都扯进来了!
少清果然是少清,毕竟是道门嫡传,家底丰厚,青华神木乃是建木的分支所种得的神木。这株灵根连钱晨做珠子的时候,都有所听闻。
乃是少清教主自天界折下建木之后,亲手在地仙界东海所植,如今已经超过十万年了!
这株神木早已经通灵,乃是地仙界如今最强的元神之一。
钱晨若是以本来身份去拜访,说不得真能向那位神木老祖求得一根枝条,足够炼制他的木属法宝了!
“弄一株灵根而已,何必求这个人情?人情债最是难还了!”
如此钱晨宁可炼制一枚五转灵丹,去和清羽门换云烟木去。
李家兄弟搜肠刮肚,林林总总说了十数株灵根的消息,终于将钱晨的那盘日月凝气丹换完了!李家老大看着钱晨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对兄弟传音道:“此人若不是在息事宁人,便是真有底子……”
李家老二也凝重道:“大哥,今日既然已经得了这么多的好处,不如见好就收?”
李家老大也点点头,道:“此人有些邪性,回去得再探探他的底才是!”
钱晨手指在云床之上点点,心中思量道:“不够!还不够!这千金买马骨还是有些不足,今日之事在海外修士之中流传后,那些知道灵植消息的,固然晓得我出得起价钱了!但这两人若是活着离开,来的还是骗子居多……”
“我耐着心思应付这一回便够烦的了。哪里还有心思一一应付那些骗子?而且,今日之事终究入不得上层修士之耳……”
“还需要他们再帮一把呀!”
“市骨、立威、扬名……我全都要!”
灵觉窥见了两人眼底的退意,钱晨便知道自己这回钓鱼玩砸了!
“这钩还是太直了一些!这两兄弟也比我想的跟知进退。没关系,今日钓不了的鱼,我就硬钓!”
钱晨随手勾动了周围围观的一众修士心中的贪炽,现场捏了一个无相阴魔出来,一弹指,便送入了两人种种流转的念头之中。
原本萌生退意的两人突然贪念炽热,又蒙蔽了其心中的一线灵识。
李家老大突然抬头,嘴角露出一丝狞笑道:“……东海流坡山还有一株夔雷木,高一千五百丈,粗二百人合抱,其枝叶摇动之声犹如雷霆,终年笼罩在无数雷光之中,雷声熄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
听闻他这般胡扯,旁的一众修士面面相窥,表示都没有听所过流坡山此地,更别说夔雷木了!
有人终于恍然,这是李家兄弟再也想不出来灵植的消息,开始在那里信口胡说了!
李家老二心中还有一线清明,还在奇怪兄长为何不按两人说好那般见好就收?但看到金银童子端出来的第二盘灵丹,很快又便被阴魔勾动的贪念所淹没。
钱晨静静的坐在云床上,手指扣着面前的案几,发出几声低沉的磕木之声。
李家老二嘴角浮现一丝嘲弄的笑意,道:“怎么?我大哥又说了一株灵木的下落,为何还不奉上赏格?”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神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仿佛之前的种种助长了他的气焰,围观的众人也不知道李家兄弟心中如何想的,看见这一幕也只觉得是钱晨软弱,助长了两人贪炽之念,完全不知道两人之前便已经心生去意。
但上了勾的鱼还想逃,完全不把钱晨的钓术放在眼里,这不,就被钱晨硬是给挂到了钩上去?
钱晨依旧神情淡淡道:“恕在下从未听闻过夔雷木,更不知这流坡山在哪里?不知二位是否可以发下心魔大誓,证明自己所言?”
李家老大狞笑着喝道:“要我等发下心魔大誓,你以为你是谁?你听了我的消息,便要翻脸不认人了吗?”
“东海夔雷木的消息,只有我们兄弟两人知道,故而你未曾听闻,这般重要的消息,比前面的加起来都珍贵……我记得你所下的赏格之中,曾言说,若是有人找来一株灵植,便有五千三山符箓,或有助于结丹的灵丹相赠!”
“我这夔雷木所在之处,无人知晓,与你而言探手可得,算是一株现成的灵根了吧!”
李家老二也帮腔道:“你若乖乖把许诺的灵药献上来,我兄弟两个也不为难你。若是不肯,就休怪……”
他说到这里,护身的玄阴霜煞的一股寒气突然驱散了心中的贪欲之火,让他自灵台无相阴魔的笼罩之下突然清醒了过来。
李家老二语气一顿,心中发愣:“我这是在干什么?”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不受他的控制,继续脱口而出道:“就休怪我们兄弟两人翻脸无情!”
对面的钱晨眼中寒光一闪,李家老二心中突然浮现他的声音道:“玄阴霜煞不愧是七十二地煞之一,竟然叫你挣脱了我的无相阴魔。”
李家老二看着身旁已经完全失去神智,被一股魔念操控的兄弟,感觉自己连动一动指头的力量都没有,神魂仿佛分化成了两份,一份犹如钱晨手中的提线木偶,按着他的想法表演,另一份却十分清醒的看着这一幕幕。
一股深入魂魄的恐惧笼罩了他!
让他骇然的看着钱晨,肝胆俱裂,心中恐惧哀求道:“前辈!这位魔门的前辈!我等不是有意冒犯啊!”
“我等不知前辈的身份,望前辈饶命!饶命啊!”
李家老二在心中声嘶力竭的狂吼道。
钱晨的声音平静道:“委屈了!我在海外人生地不熟的,找一株何意的灵根都颇为麻烦,还需借你们兄弟的性命一用!还请兄台吾要吝啬!”
李家老二看着‘自己’‘大怒’道:“不知死活!”
他在心中哀求:“是我不知死活,前辈,我愿投靠魔道,为圣门前驱……”
‘李家老大’则冷冷道:“哼!我看今日哪个敢得罪我李家兄弟?”
在李家老二目眦欲裂,无尽绝望之际,看到了钱晨终于‘忍无可忍’,伸指一弹,一道剑光挥劈百丈,这一刻,李家老二终于冲破了体内无相阴魔的禁制,狂呼出声道:“不!你……”
但他终究未能解释清楚,只出口了两个字,便连同身后的李家老大一并被剑光劈成两半。
何七郎在钱晨背后叹息道:“先生步步忍让,尔等竟还不知死活,真是……”
李家老二最后一缕神魂露出一丝冷笑,被劈成两半的尸体倒在礁石上,死不瞑目!
何七郎当然毫不同情两人,他虽然心思复杂,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不晓得人世间的种种手段,能有多脏!
待到何七郎搜出两人的乾坤袋,奉还给钱晨的时候,只看到钱晨凝视着大海,淡淡感慨道:“我钓鱼的技术又下降了啊!”
何七郎深已为然,暗暗偷笑道:“看来无论是谁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一面,前辈炼丹的手段神鬼莫测,但钓术吗?还不如我们这边的六岁小儿呢!”
他出声宽慰道:“我辈修道之人,钓术终是末技!以先生的手段,擎天煮海都未必不可,何必在乎区区一条鱼?”
钱晨微微点头:“是啊!原本以为海外的鱼都比较耿直,没想到比我们中土的鱼还要狡猾,几番试探,我还以为真上钩了呢!结果一漏钩子,便差点让它脱逃了!可见在海外钓起鱼来,还是要比中土更多几分耐心的。”
风闲子凑上来,笑呵呵道:“今日洒了那么多饵食,又换了大钩,惊走了小鱼,如此明日才有道友要掉的大鱼上钩!而这些小鱼儿,又没几两肉,逃了也就逃了吧!”
钱晨微微颌首道:“道友宅心仁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