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krj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遺忘推薦-g29r1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俗话说的好,女大十八变。
二狗虽然不是女生,但这个巨大的变化还是让夏风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靠,你是二狗?黎天狗?”
二狗立刻纠正。
“不是黎天狗,我的大名叫黎天夜,老夏你咋老是记不住呢。”
上下打量了一下二狗修长挺拔的身材,夏风由衷的感叹道。
“你小子吃化肥了吧。”
“害,那东西能吃么,我妈说了,我现在是成长期,你听我声音都变粗了,啊啊啊啊啊。”
…..
二狗的狂野生长让夏风一时间很难接受。
但仔细想想,正处在成长期的男孩,1年多蹿出个一米八的大个也很正常。
除了长高之外,二狗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准确的说,是发型决定气质。
从前二狗整天穿着破裤子,顶着个像土豆仔一样的小平头在门口踢球。
—————
而现在,虽然皮肤还是晒的黝黑,但发型已经变成了一头不长不短的帅气碎发。
并且,因为生活水平的提高,破旧的衣服也被时尚的服饰取代,除了仍旧比较瘦,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有点痞气的小鲜肉。
….
和夏风并肩站在一起,二狗热情的一招手。
銳雯的打工日誌
“老夏,别在这傻站着了,我就是来街口接你的,走,回家!”
“哦…..哦。”
正在这时,一个背着挎包的清爽少女从旁边走来。
看到二狗,这个少女无奈的叹气道。
“黎天夜,你怎么又在外面瞎逛,皇家学院的学科考试你是不是不想过了?”
面对少女略带训责的话,二狗显的很没脾气。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我这不是来接老夏么,再说了,复习也不差这一天,明天再说。”
听到“老夏”这个称号,少女才注意到二狗旁边站的人竟然是夏风。
“夏风哥哥,你回来啦,好久不见。”
夏风盯着这小美女的脸看了半天,终于确定了她是住在烧烤店对门的莉莉。
“啊,回来了,莉莉也长高了哈。”
“恩,我帮妈妈买了东西,我先回家了。”
惹上冷魅總裁
“好。”
说罢,莉莉嗔怪的瞪了二狗一眼,沿着街道走向了自己家的方向。
“老夏,你等我一下。”
只见二狗这小子两步追上莉莉,从后屁股兜里掏出了一罐没开封的汽水,塞到了莉莉手里。
“给,拿回家喝去。”
“你给我干嘛?”
“这个是新口味,保证你没喝过。”
“你不喝吗?”
“我喝过了。”
“哦。”
….
时间在孩子身上流逝的痕迹,往往会让成年人恍惚。
1年多的时间,二狗这个邋遢的小子也变成了挺拔的少年,莉莉那个小丫头也出落的有模有样。
看着对青涩而不失甜蜜的青梅竹马,夏风在内心由衷的感叹着。
这就是青春啊。
…..
回到烧烤店,自然又是免不了一通热烈的重逢。
始终留在烧烤店的艾娜,白面鸮,凯恩医生,黄玄山,包括回到隔壁研发实验室的梅尔,以及在哈皮市潇洒快活的暗索,都和他热情的拥抱了一下。
当然,白面鸮的热情仍旧没有任何表情。
除此之外,他之前的老朋友雷迪和艾杰,也特地跑过来见了面。
虽然见到的面孔很多,但夏风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和拘束感,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同时,这里也是他的家。
只有周良满头大汗的和这些“奇形怪状”的家伙一一握手。
虽然周良根本搞不明白这些家伙都是干嘛的,但看起来就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
下午。
夏风换上了一身舒适的休闲装,迎着阳光站到了烧烤店的大门口。
门两边,像门神般各挂了一个鸟笼子,分别装着两只“神兽”。
“小默,小咕,你们还记得我么。”
鸟笼子里传来回应。
“咕咕咕。”
异世界求生
“嘤嘤嘤。”
这时,一个拄着拐棍的白胡子老头颤颤巍巍的走过烧烤店的大门口,这个画面,仿佛时光倒流。
见到他的好邻居,夏风大声的打招呼道。
“罗杰船长!嗨!”
罗杰船长侧过头,眯着眼睛朝他的方向看来。
随后,和胡子一样白的眉毛一挤,露出茫然的神态。
“小伙子,你是谁呀。”
“是我啊,我是夏风,我回来了。”
“哦哦,原来是夏风啊,你这是学校放假了么。”
“害,不是,学校放假的那个是二狗,我是夏风,之前一直住烧烤店的夏风啊,我是这家店的老板。”
“哦哦哦,原来是夏风啊,我想起来了,好久没见你,怎么眼镜不带了。”
“我……”
看着罗杰船长并不怎么透彻的神态,夏风觉得他老人家还是没想起来。
这时,嘬吸管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不知何时,二狗又像个鬼一样站在了他的旁边。
不同的是,之前像只走地鸡一样的二狗,现在已经比他还高出一截。
“老夏,罗杰船长年纪大了,最近总是健忘,他可能把你和照相馆的杰克老板给搞混了,哎,强者终究也有凋零的一天。”
…..
看着罗杰船长渐渐远去的苍老背影,夏风并没有再强调自己是谁。
衰老是每个人不可抗力的东西,又或者说,在这个灰暗的世界,能完整的体验过人生的每个阶段,已经算是一件幸事。
有时候,遗忘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
…..
晚上,他带着伊芙利特去二舅家吃了炖排骨。
吃完饭回到烧烤店,他从院子的仓房里翻出了那辆之前南希曾经骑过的电瓶车,随后又找梅尔换了一块充满电的新电瓶。
看到他在大门口跨上电车,正在大厅泡养生茶的南希马上向外喊道。
“老板,大晚上你要去哪啊?”
夏风从后备箱找出一个橘黄色的安全头盔。
“我去市里转转。”
“你这骑这东西干嘛,我打电话叫人开车来送你。”
“不用了,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夏风骑着电瓶车悠悠的离开了百鬼街。
…..
从基尔特街区通向市区的道路上,夏风独自骑着电瓶车不快不慢的前行着。
皇上勿近:哀家是禍水
夜晚的风很凉爽,但又不会觉得冷,这种感觉令他很舒爽,同时,也很怀念。
没有目的地,他骑着电车游荡在哈皮市霓虹闪烁的市区中,那些他曾经熟悉的场景,一个一个出现在视线里。
金佛赌场,东区酒吧街,金岸别墅区,包括哈皮市曾经的贵族,利叶家族的府邸。
那个如今已经废弃的院子,是他曾经为了加入佛里多商会,和初见的南风当着堂华他爹堂德,以及佛里多先生单挑的地方。
故地重游,人都会触景生情,过了这么长的时间,那些熟悉的景物还在,但早已物是人非。
有些人不知所踪,有些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
当初他之所以在黑暗时代结束后,近呼于匆忙的离开维多利亚,就是因为恍惚间,他无法面对物是人非的结局。
弗雷一天不死,他就无法在哈皮市扬着头走路,因为恍惚间,他总是会如幻觉般的听到那个傻傻的光头,在身后叫他“风哥!”。
人死不能复生,但肩负的责任和内心的愧疚却可以通过必要的行动来自我释然。
如今,亲手杀掉了弗雷,并且将好兄弟的故乡从纷争中守护住的他,终于可以昂首挺胸的,回到这座梦开始的城市。
….
他没有辜负任何人的期望,也没有逃避对任何人的愧疚。
如今,火羽夏风的游戏仍在继续,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陌生。
他是黑色羽翼的创始人,是世界各大组织的盟友,是维多利亚国王的恋人,同时,也是掌管一方土地的炎东总督。
但这绝对不是他的终点,对他来说,这场游戏的核心部分,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他会让他的敌人切身感受到,什么是新手和骨灰级玩家的区别。